阅读历史
换源:

第435章 爱情的样子

作品:花掉1000000亿|作者:张饭否|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4 22:57:46|下载:花掉1000000亿TXT下载
  经历与想象永远不同。

  在热搜中,张小剑不断被喷,无数粉丝狂嗑一剑晴空CP时,宁雪晴正在凝望远方,眼角差点泛出泪光。

  这是因为,雪晴是一个穷养的姑娘。

  小时候,她想学跳舞,二姨告诉她,我看你像跳舞。

  大一些,她想学唱歌,二姨告诉她,你没那个细胞。

  上了高中,身边的同学开始攀比起来时,宁雪晴穿着夜市三十块钱一双的假的匡威帆布鞋,看着人家脚上的耐克羡慕的不行。

  再后来,她就明白了,二姨拉扯她和他哥很辛苦,不是二姨不想给她好的生活,只是生活总是这么无能为力。

  那段时间,宁雪晴在网上喝了很多鸡汤。

  于是脑袋一热,与二姨大吵了一架,去了魔都。

  在魔都,她和很多普通年轻人一样,吃了很多所谓的苦,但其实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年轻人,不都这样吗?

  每个人都会有自哀自怨的时候,她也一样。

  宁雪晴最爱做的事情是在离蜗居出租房最近的天桥上凝望魔都的霓虹,梦想着有朝一日自己可以在这里买一间房子。

  虽然她明白这是不可实现的梦,但她仍然愿意畅想,因为打工仔的生活很苦涩,有时也需要自己给自己画个大饼,有时需要自己给自己一点光。

  再后来...命运忽然迎来了翻转。

  他哥张小剑告诉她,他现在很有钱,并转来了天文数字。

  宁雪晴本来以为这是她人生中最扯淡的改变,却没想到更扯淡的在后面,她因为参加比赛而一举成名,成为了年度最受争议的艺人。

  只是,虽然银行卡里的数字很实在,但她的确没什么时间去花,虽然粉丝们真真实实的出现在了她面前,但她实际上到目前为止还没亲手赚过什么钱。

  而生活是很实在的,生活是触手可及的,生活是有真实温度的。

  来到宁远,宁雪晴看到了线条流畅的跑车,参观了豪宅,触碰了样子很漂亮的实木家具,坐过了无比舒适的沙发,吃了一口叶墨竹做的蟹黄面。

  她这时才察觉到——原来有钱可以生活的这么好...

  所以,宁雪晴有了当一条咸鱼,当一个啃哥族的想法,虽然一闪而过,但却无比真实。

  最终没有说出口的原因是,她又吃了一口蟹黄面。

  然后...真好吃。

  她忘了..

  ————

  张小剑并不知道,这一瞬间妹妹的想法百转千回。

  他迅速的将碗中的面一扫而空,得到了叶墨竹的奖励...一根青菜,她道:“多吃青菜。”

  虽然只是离别了几天,但是这熟悉的画面再次出现,还是让张小剑有一种要将叶墨竹抱在怀里的冲动。

  所以,他柔情的看了叶墨竹一眼,像兔子一样咀嚼起了青菜,嚼出了脆响。

  宁雪晴看着张小剑的眼神,忽然明白了...叶墨竹是他的真爱,张小剑虽然和陈凝关系很近,但眼神中的这种爱意,却从未对陈凝出现过。

  然后她又想起了陈凝之前和她说的话,你应该会很喜欢墨竹。

  嗯...怎么能不喜欢?

  叶墨竹不仅人长得漂亮,待人也很亲和,不仅有了不得的厨艺,看似还和哥哥极其恩爱。

  最重要的是,从妹妹的角度来看,叶墨竹很能照顾人,她应该会把张小剑养的胖胖的。

  这样的嫂子...上哪儿找去?

  正想着呢,叶墨竹夹了青菜,放到了她的碗里:“多吃青菜。”

  于是宁雪晴也像兔子一样咀嚼了起来。

  柳眉坐在桌上挑了挑眉,意思是为什么不给我夹青菜?

  叶墨竹明白,所以给她加了一块酱牛肉:“眉姐,吃肉。”

  柳眉:”为什么他们是青菜,我是肉?”

  叶墨竹一笑:“因为我们天天在一起,你胖一些,我会轻松点。”

  柳眉:“……”无奈的看了一眼张小剑:“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怎么和张小剑学的这么皮?”

  张小剑喝了一口白水:“到底是是赤还是黑?”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墨竹的名字里带墨,我对她的爱称是猪。”

  叶墨竹一笑,柳眉放下了筷子,高呼道:“正吃饭呢,非得给我掺点狗粮吗?”

  张小剑和叶墨竹异口同声道:“是的,好几天没撒了。”

  说完两人还对视了一眼,齐齐的笑了出来。

  ————

  欢声笑语的午餐结束,舟车劳顿的宁雪晴在叶墨竹的建议下回到房间休息。

  本来打算小酣,却不曾想彻底放松下来后,连续三个月比赛的疲惫感让她一觉睡得昏天暗地,甚至连一个梦都没有。

  睁开双眼时夜幕已经降临。

  宁雪晴揉开惺忪的睡眼,看到了窗外的星空璀璨与百家灯火。

  一瞬间,她问了自己三个问题,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这里做什么?

  人在来到陌生环境中,一觉睡醒后偶尔会产生错觉,当然很快也会恍若隔世的想起了一切。

  穿上拖鞋,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肚子咕咕的叫了两声,她揉了揉之后推开了已经闭严的房门,却听到了若有若无的悠扬音乐。

  迷迷糊糊的宁雪晴没有乘坐电梯,而是听着声音走了楼梯,声音渐渐清晰,画面也渐渐清晰。

  在二楼的拐弯处,她站定没有继续下楼,反而坐了下来,歪着小头脑看着眼前的一切,越看嘴角越翘。

  宽敞的客厅中没有一盏灯点亮,星光却铺满了空间中的每一寸。

  黑胶唱片机的声音不大,但钢琴曲委婉动听,舒适悦耳。

  两杯红酒放在了茶几上,鲜红的颜色格外引人注目的同时,又为眼前这幅画面添了一抹重彩,并不突兀,显得格外有些情调。

  张小剑和叶墨竹穿着最普通,也是最舒适的衣服,正在这里跳舞。

  他们光着脚丫,看着彼此,眼中明亮,只是舞步笨拙。

  笨拙到,两人都会经常会踩对方的脚丫。

  只是踩就踩了,为什么踩完之后,你们一边拌嘴,一边都笑眼渐弯?

  宁雪晴哀叹一声,或许这就是爱情吧。

  她揉了揉肚子,觉得现在一点都不饿了,自己出现在这里特别多余,要不再回去睡一觉?

  可是刚睡了一下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