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37章 近乡情怯

作品:李逵的逆袭之路|作者:水鬼游魂|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1-14 22:56:29|下载:李逵的逆袭之路TXT下载
  “二哥,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骑在马上的李云表情凝重的对李逵说道。仿佛他要经历一场生死劫似的,旦夕之间就有大恐怖发生。

  李逵好奇的瞅了瞅周围的景色,没错啊!这地方距离蒙山县不远了,距离他出门做大买卖的牛背山也不远,不由心生疑惑道:“李云,别疑神疑鬼的,快到家了,可别让人笑话?”

  过淮阳军军镇的时候,李云出门晃了很久,回来就带回了不少好东西。

  一把寒铁打造的匕首。

  一块星星铁。

  一根制作了三年的枪杆。

  都是价值不菲的好东西。

  李云苦笑着瞅着自己马上的累赘,觉得有点不对劲,突然想起到底哪儿不对劲,心说:怪不得眼皮跳个不停,原来问题处在这里。

  所谓近乡心切,多半形容游子归乡时候的心情。

  但李云不这么想,他有点担心自己家里的父亲还有爷爷,他们可是眼巴巴的等李云学成归来。可是他如今的装扮,一旦不文气,反而有种匪徒归家的感觉。

  反倒是李逵,就带了一柄长刀,还有两个偌大的书箱。李云也有两个书箱,可箱子里倒出来,一箱子的破铜烂铁,就几本破书,也放在包袱里,不占地方。要说他是学成归来,看他的行李就有种侮辱读书人的感觉。

  朴刀两柄。

  一条大铁枪。

  两根枪杆。

  一套链子锤。

  ……

  学武归来还差不多,谁也不会相信一个读书人的行礼里,会翻出这么多零碎。就算是道路不平静,带一柄刀也差不多了。读书人更喜欢带剑,而不是像李云这样的,双手长刀都带了两柄。朴刀,还是大宋军队的制式武器。说李云参加禁军回来探亲,倒是颇为形象。

  想明白了破绽的李云,表情古怪的对李逵道:“二哥,我能说带着的行李都是你的吗?”

  李逵眼角跳动着,目光不善的看向了李云,咧嘴冷笑道:“你说呢?”

  李云一矮头,顿时没有了让李逵背锅的勇气。本来嘛,李逵这等武力,吃的他死死的,平日里他也不敢让李逵替他背锅。主要是回到家里,他爹发现自己家儿子回去之后,带着一整套的十八般武器,就算是李清是个老实巴交的农人,也不会相信李云这是求学归来。李云在大名鼎鼎的苏学士跟前学了两年,别的没长进,反倒是武艺突飞猛进。这像话吗?

  再说了,李清说什么也是有见识的人,曾经沂水县的衙门都头,捕快头子,他能不知道读书人的情调?

  文房用具,别看像是砚台之类的都是石头做的,真要是读书人的心头好,几百上千贯也就是巴掌大的一块。

  就比如沉泥砚,歙砚,端砚,品相好的上等货,价格比一柄上好的朴刀要贵的多。

  还有笔洗、水滴、墨、笔、甚至制作精良的桑皮纸,都不是普通人家能够够买的起的奢侈品。这些装门面的东西,李逵都带了。

  别看李逵带了这些读书人的器具,可是他也有很多累赘和读书人不搭边的玩意。但是他坚持不带,不是说不亲自带,而是托商人送去了沂水老家。他也买了一张黄石弓,甚至还有一套鱼鳞甲,有些还是朝廷明令禁止的私货,比李云的武器库一点都不少。对了,还有他的鬼王斧。

  可李逵多精啊!

  他要是带着这些个东西,回到老家沂水县,面对热情的父老乡亲,他还能腆着脸说,下场科举?

  想到李云的变故,李逵顿时气咻咻道:“当日让你托运,说什么也舍不得,眼看都要到家了,却一个劲瞎琢磨。都要进家门了,我看也别折腾了。再说了,你要是运一车书回去,万一考不上,岂不是让人怀疑你的学识。”

  李云摸着下巴道:“有道理。”

  不过,很快他反应过来了,气恼道:“二哥,这次下场科举,我也是为了高中进士,你怎么就觉得我不行?再说了,我带着武器回家,难不成是给家人暗示,不要对我有所期待?”

  这话说的,怨气满满。

  就连李逵都觉得不能继续打击李云了,这厮虽然越来越不靠谱,可说起来还是乡党。真要让李云恼火了,说不定路上就要火并。倒不是李逵怕了他,而是在家门口火并,说起来不好听。李逵不耐烦的对李云摆摆手道:“我在蒙山县等你一天,你看着办!”

  李云咧嘴一笑,拍着包袱道:“我带着钱呢!”

  钱是英雄胆,李云自然明白钱的魔力。

  不需要一天,就两个时辰,李逵等着休息的茶肆边上的大路上就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像是一辆有了些年月的牛车。

  李逵惊的一口茶汤给喷了出去。

  就见李云如同搬家的难民似的,坐在牛车上,当然,他屁股地下是堆的满满的一车书。等李逵走到车边上,李云嬉皮笑脸的对李逵道:“二哥,还是你说的有道理,我去书铺买了一车书,你要不要,匀你一些。”

  “你就作死吧!”李逵说话间,从车上抽出一本装订精美的小册子,那在手里翻看了一阵,顿时心中血气云涌。

  尤其是插图配合着文字,看的人血脉偾张。李逵悄悄的将书册合上,瞄了一眼书面,上面一行大字龙飞凤舞,就四个大字——风月宝鉴。李逵觉得这应该是个错误,但犯错的不应该是李云,毕竟李云是奔着长学问,再不济也是奔着装门面去买的书,肯定不会买这等不堪入目的书籍。出于做师兄的好心,李逵觉得有必要询问一番,于是他抬头看李云,悄悄问道:“这些书你不会没有挑拣过吧?”

  “一贯钱一套,我和老板说了,兜底货,只要是长学问的,一种一本,我都要!”李云还在书堆上臭美不已,向往道:“都说古代贤者学富五车,原以为我还以为贤者住着茅草房,喝着山泉水,啃着麦饼,生活必然是拮据困顿。没想到,原来古代贤者一个个都好有钱。这车书竟然花了两千贯,简直就是抢钱啊!五车书,竟然要一万贯。有这么大一笔家私,指定是个大户。”

  李云绝对是个好主顾,至少书铺的老板遇到他,算是发了利市。可问题是,你爹要是翻了你这些书之后,很可能会看懂几本。别误会,李清不识字,不能说是完全不识字,但是学问有限,只能写自己的名字,和一些很简单的文字。

  一本书,能够让李清这等学问的人看明白书中所蕴含的道理……这书肯定不是一本正经的书。

  可李云对此却浑然不知,还以为自己占到了天大的便宜。

  李逵内心纠结着,是否要将个中的危险告诉李云。不过看李云得意的样子,趾高气扬的仿佛拥有一车的书籍之后,自己的学问也涨了的嚣张劲,李逵就一看的不惯。

  算了,李逵决心不告诉李云,还是让老李家去头痛吧!

  反正李清就算是发现了端倪,也是家丑,总不至于闹得天下皆知。再说李云的学识也很成问题,用李廌的话说,糊弄糊弄,解试不是完全没有希望。

  什么叫糊弄糊弄?

  就是知州,推官,都没有看出李云文章是抄来的。这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已经快追上李逵半年前的水平了。

  李廌是君子,他对自己的要求很高,高到不允许有一丝的瑕疵。但是他也是一个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君子。他甚至推辞过宰相吕大防和老师苏轼对朝廷的举荐,拒绝出仕。这在大宋文坛虽然有过先例,但也不多见。对李逵、李云这些后辈,就没有那么高的要求了。至于省试和殿试,李廌觉得李逵和李云都没有什么机会。

  能够进入贡院做考官的人,哪个是容易糊弄的主,不看出毛病来,那是一时失察,但进入省试阶段,一份考卷就不可能是一个考官看,多人阅卷之后,才会做出最终的判断。即便明知道是希望不大,但是李廌还是尽心尽力的提高着李逵等人的应试的技巧。

  有时候,他甚至会拉下脸来,询问李逵等人。

  这是晁补之说什么也做不到的程度。

  所以,连带着高俅的水平在这半年之中提高了不少。

  临近家乡,当视线之中沂水县城墙的阴影跳出地平线之后,李逵也好,李云也罢,都不约而同的鞭策起胯下的坐骑。

  沂水县的县衙。

  老许比两年前苍老了许多,行动也迟缓了一些。不过老头精神不错,当看到李逵骑马来到衙门前跳下战马的时候,老头还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圈。等李逵跑过来喊他,老头这才认清了是李逵。不过让李逵诧异的是,老许不仅没有搭理他,反而愤恨的扭头就走。

  “许伯!”

  没想到李逵叫了一声,老许走的更快了。

  身边传来衙役的窃窃私语和偷笑:“听说胖春的肚子大了,也不知道是谁家的。许老爹今后着日子可难喽……”

  李逵愕然,他族兄难道开窍了?

  李逵瞪眼威胁着多嘴的衙役,冷哼道:“要是再听到你们胡说八道,打断你们的狗腿。”

  “谁啊!你小子好大的口气?”

  “别,别。”

  “二爷,您老怎么回来了?”

  “老师在衙门吗?”

  “在,小的给您老通报!”

  “多事”!

  李逵看也不看人,径直去了后衙。

  书房内,李逵将苏轼写给周元的信交到了周元的手中,还有从扬州带来的礼物。不过礼物是李逵准备的。

  周元看着苏轼的信,感慨道:“老师的笔意愈加遒劲,比半年前的字要高深不少。”

  李逵站在一边,有心想要告诉周元原因,想了想,还是算了吧!他能说以前给周元写信的是高俅,而不是苏轼吗?

  真要是把这个残酷的现实告诉周元,他还想不想通过县试了?

  放下信,周元看向了李逵。比两年前稳重了不少,看着也柔和了不少。不似当初见面的时候,完全是一副山林里跑出来的原住民的样子,彪悍有余,却稳重不足。此时的李逵,虽然还有武者的痕迹,但不那么突出和显著了。

  周元颔首赞叹道:“不亏是老师,才两年的功夫,将你教成如此这般,李逵你不能辜负老师对你的期望。”

  “是,老师。”

  李逵尊敬道。对于周元,他的心情很复杂。说起来,周元是他恩师,但要说李逵大部分的学识,要么从苏轼的言传身教中得来,要么是苏过的教授,还有晁补之,李廌等师伯和师叔。甚至连大师伯黄庭坚也和他探讨过写文章的诀窍。

  可以说,李逵想要在学问中继续精进,只能是常年累月的水磨功夫,不停的打磨自己学问中的短板了。

  周元原本想要考校一下李逵的学问,但想来自己这么做是对师兄和老师的不信任,顿时放弃了这个打算。询问起苏轼的近况:“不知老师最近身体如何?”

  “身体无恙,精神矍铄,还是喜欢到处去游玩。”

  苏轼做官坐不住,这是没办法的,几十年来都这样。只要地方上没有大事,他就琢磨着要出去走走。

  周元庆幸道:“这就好,这就好。对了,你突然来家里,是否有其他原因?”

  李逵心说,师祖你也不在信里提一提,要是您老提一句,俺着县士不就手拿把攥了吗?这会儿功夫,靠亲疏远近,恐怕周元这不近人情的性格,恐怕对自己大大不利啊!

  李逵不得已,只能斟酌道:“老师,师祖的意思是让我和李云,参加沂水县的县试。”

  “才两年,你们就到这个程度了?”周元惊叹道。

  李逵道:“老师,今年下场不仅仅有弟子,还有师弟李云。小师叔也会下场,还有师祖身边的书吏高俅也会一同下场。”

  “高俅?”

  想起高俅当初给他使绊子的事,周元心头一阵的厌恶。可是没办法,论亲疏远近,自己这个苏门子弟的身份,可能还不如高俅这厮。

  拜访了老师之后,李逵匆匆离开了县衙,赶回家中。

  刚进家门不久,李云挎着刀,背着枪和弓,一溜小跑的冲进了李家庄。一边跑,一边喊大呼小叫:“二哥,救命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