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百四十八章 还他三百鞭

作品:逍遥小闲人|作者:星梦的风雪|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1-11 23:18:37|下载:逍遥小闲人TXT下载
  这话说的,让皇帝知道了还了得?归德将军又惊又怒,立即喝道:“白大人慎言,本官对皇上忠心耿耿,崇敬之至,岂容你在这里胡言?”

  白一弦淡漠的说道:“如此说来,归德将军是对圣上忠心耿耿咯?”

  归德将军道:“自然。”

  白一弦说道:“本官乃是皇上亲自任命,身负皇命,手持皇令在身,言风忠心护主,救本官于危难之中,归德将军都要将其杖毙。

  那不知此中郎将鞭笞身负皇命皇令在身之人,又该当何罪?大人又当如何处置?”

  余以贤闻言,心中一急,急忙看着归德将军叫道:“将军……”

  归德将军也是无奈,这白一弦字字句句不离皇命皇令,他又有什么办法?

  白一弦步步紧逼,丝毫不让:“将军刚才口口声声说本官包庇,怎么,如今将军也想包庇?还是……此事原本就是将军授意的?

  将军到底是对本官不满,想找本官麻烦?还是对皇上不满,对皇上不敬?”

  归德将军还没说话,余以贤便大声说道:“白大人,你切勿胡言乱语,将军对皇上忠心耿耿,人尽皆知,岂容你在此胡言诽谤?

  今日之事,乃是我一人所为,与将军无干,你要惩治,便惩治我一人好了。”

  哟,还真精,白一弦和余家的人有矛盾,处置重了,别人说他公报私仇。处置轻了,他自己不爽。他可不上这个当。

  白一弦哼道:“中郎将大人非我属下,就算犯了律法,也该有归德将军处置,轮不到本官。”

  余以贤哼道:“白大人不是京兆府尹么?你既口口声声我犯了律法,那白大人自然有处置的资格。”

  白一弦说道:“本官说了,如今身负皇命,暂卸京兆府尹之职,一心为皇上承办寿宴。将军若不处置,那不如交由刑部处置如何?”

  交由刑部?那还了得?

  其实此事可大可小,白一弦若不揪着不放,那此事便可以不了了之。

  可他若坚持不肯松口,那余以贤鞭笞身负皇命,尤其是手持皇令之人,那事情就非常严重。

  往大了说那就是不敬皇上,判个死罪都有可能。

  就算刑部有心要看归德将军的面子轻判,就怕到时候白一弦不依不饶,闹到皇帝那里。

  不敬皇帝。那到时候,不止余以贤,就连他,刑部的人,都会多少受到连累。

  归德将军看着白一弦,握了握拳,忍着怒气开口喝道:“来啊,将中郎将余以贤拿下,鞭笞五十,以作惩戒。”没办法,他不敢责罚的太轻。

  白一弦面无表情,将令牌举到眼前看了看,淡淡的说道:“忠心护主的要杖毙,胆大包天的却只鞭笞五十,归德将军果然公平,没有包庇。”

  这反话说的,多嘲讽。

  归德将军咬咬牙:“鞭笞一百。”

  白一弦冷笑道:“中郎将是将军的属下,让将军处置确实有些为难,不若本官奏明皇上,让皇上处置如何。”

  归德将军强忍怒气,说道:“皇上日理万机,本就操劳,这种事情,就不必让皇上操心了,我等官员为皇上分忧便可。”

  他看了看余以贤,开口道:“来啊,鞭笞三百。”

  白一弦这才轻哼了声,说道:“虽然责罚不重,但本官向来不是斤斤计较,得理不饶的人。鞭笞完后,此事便罢了。”

  听听这话说的,中郎将余以贤挨了鞭子,还得感谢白一弦饶恕。

  白一弦也没走,摆明了是要看着他们行刑,归德将军旁边的副将举起鞭子。

  白一弦说道:“慢。”

  归德将军强忍怒气:“白大人又想如何?”

  白一弦说道:“皇宫门前重地,归德将军若想行刑,还请别处,离开正阳门。”

  归德将军深吸一口气,命人带着余以贤往回走,白一弦上了马车,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最后,白一弦就坐在马车上,看着那副将举鞭打了余以贤足足三百下。

  归德将军怕白一弦再闹幺蛾子,命令副将狠狠的打。

  那副将看上去非常卖力,但实际上,他自然不会用全力打,可纵然如此,三百下之后,余以贤的身上也已经皮开肉绽,胸前更是找不到一块好肉了。

  而最重要的是,对余以贤来说,身上的伤算不得什么,主要是心理上的那种羞辱感。

  他去找白一弦麻烦,最后却被白一弦逼着自己的主将亲自命人鞭笞了他,这可是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报复。

  白一弦看完了鞭笞,便坐着马车离开了。懒得理会一脸阴沉的归德将军,还有那被打完之后,明明已经受了重伤,却偏偏硬撑着竟然没晕,不让白一弦看笑话的余以贤。

  而白一弦一走,余以贤便再也坚持不住,晕死了过去。此时的他失血过多,脸上冷汗频出,脸色苍白的可怕。

  言风有些担心的问道:“公子今日做法,那余以贤想必不会善罢甘休。”

  他想起来被鞭笞完之后的余以贤,看向白一弦的目光已经丝毫不掩饰其中的怨毒了。

  其实他当时抽余以贤乃是得了白一弦的授意,否则就算他心中愠怒,也不会自作主张的给白一弦添麻烦。

  白一弦说道:“我就算不这么做,他为了余府之事,也不会放过我。”

  言风点点头:“倒也是。”

  白一弦说道:“他打我一鞭子,我还他三百鞭,很公平。放心吧,他一个中郎将,能把我怎么样?除非他能继续升官,说不定还有给我添堵的可能。”

  言风说道:“就怕他使一些阴招。”

  白一弦眼睛一眯:“所以先打的他下不来床再说。那三百鞭子,就算那副将没有下死手,也够他受的了。离京之前,怕是他没有机会起来向我报复了。

  当然,若是他还不消停,那就不要怪我没给他机会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白一弦自认自己不是什么圣人,那余以贤若是使阴招,那就让他尝尝自己的阴招。

  此事很快传到皇帝的耳中,皇帝虽然不喜白一弦,但对于这一次的事,却认为白一弦做的不错。

  余以安和余淮成是他判决的,白一弦是给他办事的,区区一个中郎将因为余家的事情去找白一弦的麻烦,那岂不是对他不满?

  这余以贤真是拎不清。

  不过既然白一弦已经惩戒了余以贤,皇帝只是轻哼了一声,没有再提这件事。

  此时的皇帝其实正为别的事情上火闹心,因为他刚刚接到密报,武林之中最近极不安分,异动频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