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26章 用中医泡妹子

  “季博士,你怎么发这么大火啊,消消气,”萧逸一声博士,讽刺十足。

  季兴旺呼吸急促,拂袖而去,离开了报告厅。

  他努力让自己昂首挺胸,走出自信。

  可是背后无数的讥笑目光,让季兴旺对萧逸更加的痛恨。

  赵医生更是大气不敢喘,弓身低头,跟着季兴旺一起匆匆逃离,宛如战败的公鸡。

  “季教授还是年轻啊。”

  “是呀,居然败给了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在座的老学究一通评头论足,甚至都对季兴旺的医术产生了质疑。

  台下,季承真嘴角上扬,明亮的眸子对萧逸很是赞赏。

  秦院士满意的点点头,笑的欣慰。

  萧逸有胆量跟季兴旺叫板,还如此打脸,勇气可嘉啊。

  报告厅没人搅局后,萧逸才扫视众人,开启了他的讲座。

  “知道我为什么学中医吗?”

  他痞痞了笑了笑:“你们肯定认为我要说那些治病救人的大道理了。”

  “错!”

  萧逸昂昂首:“我学中医的第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中医能泡妹子。”

  下面本来昏昏欲睡的男同胞们,冷不丁的打了个激灵。

  学中医能泡妹子?

  单身狗们齐刷刷的竖起了耳朵。

  “中医讲究号脉,遇到大姑娘小媳妇,可以摸摸她们的手,揩揩油。”

  萧逸笑容邪邪:“熟悉穴位的中医,还可以给美女们按按摩。”

  “不仅如此,中医赚钱最容易,只要说患者身子虚,就可以给他开一大堆药。”

  “治不好呢,就可以说见效慢。”

  萧逸抬抬手:“总之你随便一忽悠,钱就到手了。”

  在场的学生哈哈大笑,似乎真的是这么个道理。

  不过坐着的老学究们,已经瞠目结舌了。

  就连秦万方都长大了嘴巴,压根没想到萧逸会说出这番话来。

  “当然,如果来看病的是仇人,那就更好报仇了。”

  萧逸似笑非笑:“尿和屎都是可以入药的。”

  “最爽的呢,还是遇到美女来看病,你可以随便扎针。”

  “深一点扎,浅一点扎,螺旋扎,甚至床上扎,都没有问题。”

  萧逸的扎针说得意味深长。

  不过在场的男同胞都和萧逸是同龄人,哪里不懂扎针是什么意思。

  男同胞们全都露出了一副了然的神色,甚至有的还站起来,朝萧逸比了比大拇指。

  女生们听懂的全都脸色羞红,暗骂萧逸太坏,哪有这么讲中医的老师。

  即使是季承真俏脸也微微滚烫,她不怕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

  萧逸讲座方式完全颠覆了以往,彻底吸引了在场学生们的注意力。

  “所以学中医呢,一定要认准穴道,一定要学会扎针,更要学会按摩,不然你绝对泡不到妹子。”

  “而且还要会抓中药,不然绝对赚不到钱。”

  他说的头头是道,三句话内,必定引得学生鼓掌称快。

  秦院士和季承真,不由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萧逸说的虽然乍一听像是在胡说八道,但是仔细一琢磨,其实中医还真是这么回事。

  除了穴位,扎针,按摩,处方外,其它都是辅助的。

  如果能学好这几点,中医的造诣绝对不低。

  不得不说,萧逸从另一个角度增加了学生们对中医的兴趣。

  有了兴趣,才会努力学习中医,华夏中医的传承才不会被埋没,这也是今天讲座的目的。

  虽然秦院士和季承真看出了萧逸的用意,但被请来的中医专家们却故步自封,思想陈旧。

  他们对萧逸愈发的不满,中医是治病的,怎么用来泡妹子。

  要不是顾忌萧逸是秦万方请来的,这些老专家都恨不得拆了萧逸的台。

  这哪里是在弘扬中医的,分明是误人子弟。

  他们没有第一时间痛骂萧逸,但有人根本不会容忍萧逸在这大放厥词。

  “萧逸,中医被你讲成这样,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可不敢苟同你对中医的理解。”

  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如果华佗在世,华佗都会被你气死。”

  “如果扁鹊再世,扁鹊会对你一顿臭骂。”

  报告厅,变得寂静无声。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季兴旺再次出现在了门口。

  赵医生宛如狗腿,伴他左右。

  既然秦万方对他不予重用,他当然要尽快搭上季家的关系。

  “各位,他在曲解中医!”

  季兴旺一点萧逸:“这种人只会纸上谈兵,根本不会给人治病。”

  “是呀,我也觉得这人根本不懂中医。”

  “刚才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在场的老学究见季兴旺站出来又拆萧逸的台,不禁都点头附和。

  季兴旺很是满意,立刻朝赵医生递了个眼神。

  “赵某虽然身为医生,但一直有隐疾,多年来被胃病缠身,每天总会痛上半个小时。”

  赵医生挺胸站了出来:“我的胃病刚才请季教授看过了,季教授说他只需施针就能根治。”

  他扫视所有人,指着萧逸,讥笑道:“台上这位给大家讲座的萧先生怕是连把脉都不会。”

  “背背医书,吹吹牛皮,谁都会,但要真上手给人施针治病,他拍着马屁也赶不上季教授。”

  赵医生的话再次引得众位中医专家齐齐点头。

  一个毛头小子,医术要是超群,他们这么多年岂不是白混了。

  想来秦万方一定被这小子给骗了,要不然怎么一直不敢说话。

  “够了!”

  就在众人都这么认为的时候,秦万方突然间呵斥了一句。

  他老脸沉沉,指着赵医生,反驳道:“萧先生都没有把脉,你们怎么知道他治不了一个胃病?”

  “我告诉你们,季兴旺能治的病,萧先生一样能治。”

  “季兴旺没本事,治不了的病,萧先生照样能治!”

  秦院士丝毫没有给季兴旺脸面,这次他真的生气了。

  不识好歹的人,他可不会留任何情面。

  “治,你让他治!”

  被秦院士当众斥责,季兴旺恼羞成怒。

  他一指萧逸,极其嚣张,眸子里更是闪过了阴谋般的笑容。

  “各位老师,你们吵的面红耳赤,没有一点用。”

  这时,一道悦耳的声音突然响起:“萧逸老师能不能治好赵医生的胃病,让他先把把脉,施施针不就知道了,何必在这口舌之争呢。”

  说话之人,正是季承真。

  她站着那,一张俏脸清新脱俗,面对所有人的审视,不卑不亢。